新闻动态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知识 >

江苏校园反杀案死者父亲:网上的口水恨不得把

发布时间:2020-01-09   来源:baidu.com
 

50岁的冯军,自儿子出事后一直未曾安枕入眠。“一躺着,脑子里都是儿子的音容笑貌,还有左胸口那致命的一刀。”

5月13日,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发布官方通报:“5月12日23时55分许,我区发生一起重大刑事警情。经初查,邹某(男,21岁)、邱某(男,21岁)、冯某(男,21岁)等人因琐事纠纷殴打蒋某(男,19岁),蒋某用匕首捅伤邹某、冯某、邱某。后邹某、冯某经抢救无效不幸死亡,邱某受轻伤。蒋某已被抓获……”

华西都市报、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到,包括死者邹某、冯某在内的涉事双方四名年轻人,均为江苏财经职业技术学院的在校学生。

尽管事件仍在调查中,但在过去的几天里,校园霸凌、反杀、正当防卫……这些铺天盖地的网络评论,让冯军感到绝望:“每一句都在往心头继续戳刀子”。

近两年,冯军在朋友圈秀儿子的次数堪称频繁。因为他最大的骄傲和慰藉,是儿子经过绿色军营历练,进入大学校园深造,“真正长大了”。

“13日凌晨3点多,接到学校打来电话,说小孩在学校打架了,让我们过去一趟。”冯军说,他驱车三个多小时赶到医院时,儿子冯某已经死亡。“当时我看到的情况是,小孩左胸口中了一刀,其余的我没有看到石笼网。”冯军妻子受不了这个打击,一夜之间白了双鬓。

然而,网络上的漩涡,把失去孩子的这对夫妻卷入另一个悲痛的深渊。“仅仅是一句话,网友就片面解读和猜想,把小孩说成校园霸凌,说成黑社会,跟昆山龙哥那样的人类比。”冯军说,“网上的口水恨不得把我们淹死。”

针对警方初查公告“邹某、邱某、冯某等人因琐事纠纷殴打蒋某”的陈述,冯军家人曾找过警方理论,对方回应称,如果初查公告有不对之处,在下一次发布公告的时候,警方将予以纠正。

“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事情真相,但是我对儿子有信心,至少他不能被大家说成是一个校园霸凌的人。”冯军说。

邹某大学同年级一位同学说:“邹某人很好,从来没有在学校欺负过同学,或者打过同学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们都很惋惜。”

等待真相大白的信念,支撑着冯军夫妇不能倒下。但悲痛,永远无法停止。收藏在冯军手机中的照片,有冯某的入伍通知书,秀出的八块腹肌,还有和战友一起的欢愉,它们时刻刺痛冯军,“儿子一直都是表现很好的。”

冯某的高中同学说,冯某2016年秋季考入江苏财经职业技术学院,之后参军入伍,在四川武警部队服役。“他是2018年退伍后,再返校开始读书的,怎么可能是毕业班。”此前,有媒体致电江苏财经职业技术学院,校方表示,“殴打者”为毕业班学生。

冯军及其家人正竭力从大学老师及同学嘴里,还原校园里的儿子。“据老师和同学们说,小孩在学校的表现相当好。”冯军称,通过他自己的渠道打探了解到,冯某在事发时“是去拉架的”。

有人还告诉冯军,当晚救护车赶到时,冯某还说了句“你先救别人”。“他如果这样说了,我是理解的,因为他曾经是个军人。虽然现在退伍了,但他心里还是首先想着别人的。而且他的同班同学也跟我说过,不管班里哪一个人遇到困难,第一个站出来的就是我儿子。”

针对有传言称,事发当夜,冯某和邹某喝了酒的说法,冯军回应记者:“我也听人说过,小孩当晚喝了酒。但既然有人证明他是去拉架的,那我相信,喝酒并不能说明他就滋事了。”

冯军试图说服自己,却始终做不到。“我也想过,如果他真的像网友说的,是个地痞流氓、黑社会,那样死了我也不痛心。但他一直都是表现很好的,也很孝顺的一个人,出事那天是母亲节,晚上还跟妈妈视频通话了。”

“我们盼着学校能给我们一些解释,譬如打架时已经晚上十一二点,宿舍管理员在哪里,为什么没有及时制止?最关键的凶器,匕首是怎么带进宿舍的?为什么宿舍里能允许有喝酒的现象?”冯军向记者说,“我们提出了要随时可以跟校方领导沟通,随时了解学校情况,他们当着公安的面同意了。”他补充说,“我们只要求校方给予解释,但是绝对不会干扰警方办案。”

从事发至今,冯军一直在努力约束自己。“我不能做不理智的事情,否则只会给别人留下话柄,说那个人家的老子是这样的,儿子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5月14日,华西都市报、封面新闻记者前往事发地江苏财经职业技术学院。该校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老师告知,目前学校已经向全校教职员工下发通知,要求禁止对外谈论此次事件。

另一位学校员工也表示,“学校肯定不让提,家丑不外扬,都捂起来的。”这位员工补充说:“站在我个人的立场看,学校是有责任的。学生之前如果早有矛盾,老师为什么没有发现?为什么不提前介入?”

学校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:“暂时不接受媒体采访,公安机关正在开展相关调查工作,如果有相关信息,会通过相关渠道及时发布。”

冯军:5月13日凌晨3点过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,说小孩在学校打架了,让我们过去一趟。从如皋市过来,开车三个多小时。到医院后,其实那时候小孩已经不在了。当时我看到的情况是,小孩左胸口(中了)一 刀,其余的我没看到。

冯军:除了盼着案件尽快侦破外,我最想做的是问校方。无论侦查结果如何,校方肯定是有责任的。为什么?宿舍楼里怎么会有匕首进去?出事时已经晚上11点接近12点了,宿舍的管理员在哪里?为什么没有及时制止打架?

我不能说我是一个受害者的家属,但至少是一个死亡学生的家属,这些都是校方该站出来向我们解释的。

有人来告诉我,说当天晚上发生这件事情,救护车来的时候,我儿子还说了“你先救别人”。同学们还跟我说,不管班里哪一个人遇到困难,第一个站出来的就是我儿子。所以说他们不相信我小孩能做出这种事情。

冯军:他一直都是表现很好的,也很孝顺的一个人,出事那天是母亲节,晚上还跟他妈妈视频通话了。

2016年他自己提出要去当兵,当时我感觉挺骄傲的。都说现在的小孩怕吃苦,但他想去当兵,说明他准备好了吃苦。在部队两年,领导和战友都说他是很优秀的兵。

我相信法律会给我一个公正,给他一个圆满的交代。因为我对儿子真的有信心,哪怕我现在并不了解事情真相,至少他不是大家说的校园霸凌。

冯军:这么多天,都没有公开为儿子说过一句话,铁路护栏网不明白真相的人,也许还以为,这个儿子对我们来说不重要。

其实我是拼命在压制自己的愤怒,就是想要有一天,为我的儿子讨回公道。我不能做不理智的事情。

我老婆几乎是一夜之间白了头,早就哭崩溃了。但我不能,儿子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为他证明,我不能在事情还没有证明清楚之前,先崩溃了。

冯军:小孩出事后,有人自发给我们捐款。等案子真相大白以后,我就把钱全部捐给四川,捐给需要帮助的人。

质量是需要全员参与监督才能生产出顾客满意的产品